黑白照变超现实彩照

出生于罗马尼亚雅洛米察县的科斯提卡·阿克斯尼特(CosticaAcsinte1897-1984),一战期间曾是官方认定的战地摄影师。战后,科斯提卡在雅洛米察县首府斯洛博齐亚开了家摄影工作室“FotoSplendidC.Acsinte”,一直工作至1960年退休。生前,科斯提卡留下5000多张,集中拍摄于1935至1945年的乳化银玻璃板负片,为二战时期的历史留下浓墨重彩的记忆。1985年,雅洛米察县历史博物馆购得这批玻璃板负片。2007年,博物馆再次购得科斯提卡拍摄于一战,逾300张已经洗印出来的旧照。根据国际著作权通用规范,这些作品已进入公共版权作品领域。2013年,博物馆与艺术家切扎尔·波佩斯库(CezarPopescu)合作,将这些玻璃板负片进行修复、去污和数字化,集中公示在Flickr及以科斯提卡为主题的主页Costica;AcsinteArchive上。这意味着任何人都可以对这些照片进行分享、再创作甚或用于商业途径。澳大利亚女摄影师简·珑(JaneLong)在Flickr上看到这些旧照后,很是触动。她似天降灵感,以这些旧照为素材“新创”了一批想象力和创意感爆棚的超现实主义作品,并以《与科斯提卡起舞》(TheDancingwithCostica)为之命名。原本,简只是将这些旧照作练习修图之用,浏览数遍后,她开始对这些人物及其背后的主题痴迷,“我想让他们活过来,更想给他们安插一些小故事。”她为这些黑白照片上色,重置拍摄背景,并按情境添上一些奇奇怪怪的道具,比如兔耳、飞鸟、金鱼、浴缸,最常见的是颜色各异、品种不一的花朵。添了颜色和想象力后,这些原本静默的作品宛若重生,焕发新生。这些照片本身的意蕴模糊不清,没有对错之分,这是简喜欢将其置于超现实主义意境之中的原因。“最终,我想象出来的这些角色和意境是好是坏,是光明还是黑暗,都要观者自行认定。”简说。“最终,我想象出来的这些角色和意境是好是坏,是光明还是黑暗,都要观者自行认定。”简说。“我可能永远不会知道这些人的真实故事,但在我的脑海里,这些人物自行丰满发展出了一些故事……一对苦命鸳鸯,一个等待情人归家的女孩,共拥一个幻想的男孩们,带了一些黑暗气质的无辜孩童。”近日,英国《卫报》在官网上转载了这组照片,观者有赞有弹,褒贬不一。有人认为原作有趣得多,女摄影师搞砸甚至伤害了原作,“这些照片原本自成一格,她闯进去,侮损了它们。”也有人认为经过后期处理的新作古怪,不敬,亵渎,充满消费主义色彩,让人分散注意力,“就像为Adobe软件做的广告”,是另一种“用数字技术伪装的艺术”。其实,在已有艺术的基础上进行再创作并非简首创,在数字技术出现之前也早有先例。提香、马奈、莫奈、毕加索、杜尚等人都曾在前人艺术的基础上,进行再创作或创造衍生作品。更多人是钦佩这种想象力,认为这位善于发掘的女摄影师值得最好的恭维,“原作和新作各有优点,新作让人从另一个角度重新发现了这些照片。你试了就会知道要达到这些效果并不容易,尤其是当你缺乏创造力的时候。”中国摄影在线网站公众微信号,期待您的关注!(请扫下方二维码订阅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